《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这段戏结束了,女工作人员把他们接到大船上穿衣休息,赵雅芝和蔡卓妍几乎是被人架着上去的,她们已经气力全无,无神的目光和林俊逸对视了一下,他们都没有说话,林俊逸也很累了。

    而后他们无言,默默的看剧本,也没有对台词,全凭现场发挥了,看着看着,林俊逸的下面硬了,林俊逸怕赵雅芝看到,于是两腿合拢转过身去,偷偷抬头看了看赵雅芝,只见她羞的面红耳赤,却仍在继续看。

    “很好很棒,雅芝你们表现太精彩了!下面俊逸要变换角色演许仙白素贞的儿子许士林了!”

    林志玲情不自禁赞叹道,接下来要拍的这个阶段,是白素贞被压在雷峰塔下,许士林已知道自己的身世,初次去雷峰塔见母,拍摄分两个地点,一个是林俊逸在雷峰塔外的情景,而雷峰塔内的情景实际是在这个临时搭建的影视基地拍。

    和赵雅芝演塔内的对手戏,此时她的白衣与初次拍摄时又有不同,更加素净简单,向佛之人,衣着不可太华丽,这又让赵雅芝别有一番韵致,更加超凡脱俗,浑身透着禅味的美丽。

    白素贞端坐着莲花座上,背后墙上是几尊佛祖金色塑像,她见到林俊逸来立刻起身,表情惊异激动,林俊逸快步上前抓住她的手喊到:“娘……”

    之后便哽咽着长久的说不出话来,而赵雅芝要表现出白素贞的矛盾心情,见到了分别二十年的儿子心情激动,却怕动了凡心会遭到惩罚,推迟合家团圆的日子,但犹豫只是片刻,亲情压倒了清规束缚,她抚着林俊逸的头喊着他的名字:“士林,我的儿……”

    然后他们抱在一起,久久不分开,仿佛是要弥补母子分别二十年的遗憾。

    他们席地而坐,许士林把头埋在娘亲白素贞的怀里,像个孩童一样喃喃低语,诉说着儿时未能向娘亲倾诉的童年呓语,她抱着他的背,轻抚着他的头发,赵雅芝真是个敬业的演员,不论是什么情况下的戏,只要一进入片场就投入演出。

    许士林的脸隔衣紧贴她的**,用一种幸福到微醉的语气说:“娘,从我知道你才是我的亲娘后,我的心思很乱,不知日思夜想的娘亲是什么样子的,思念中都没法出现你的面孔,听说娘是个大美人,今天一见果然好美。”

    白素贞慈爱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士林,我没尽到养育之恩,为娘愧对于你。”

    许士林抬头看白素贞:“娘,你生了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恩惠,我们母子未能朝夕相处,这不是你的过错。”

    白素贞一声轻叹:“话虽如此,终究是遗憾,当年离开尚在襁褓中的你,想最后喂你一口奶都不行。”

    许士林用脸颊轻蹭她的**,撒娇似的说:“娘,现在喂也来得及啊。”

    白素贞嗔怪的拍了下他:“傻孩子,娘现在哪里还有奶水。”

    许士林用嘴拂过她的**:“不用有奶水,只要能尝到娘的奶我就满足了。”

    说着解开她的领口,用嘴唇轻触她的**,白素贞赶紧合上被他解开的衣襟:“士林,别……不要这样……”

    许士林(林俊逸)逸用童真而幽怨的眼神看着她:“我都不记得我吃过你的奶了,你刚才还说很遗憾没喂过我奶呢。”

    白素贞向许士林示意佛祖的塑像,轻声说:“不是娘不愿意,只是不合时宜,佛祖在看着,不可造次。”

    许士林(林俊逸)不依不饶的说:“那不是佛祖,那只是像,它怎么能看到,看到又怎样,娘亲喂孩子奶,它不许吗?”

    而此时的白素贞参禅已久,对佛很是敬重,在她迟疑之际,许士林撒娇的拖着长音喊了一声:“娘……”

    抱着她的身体轻轻晃动,像是小儿向娘乞求一点怜爱,她用手托起他的脸,无限温柔的看着许士林,叹了一口气,复又解开衣襟,把他的头按在她的**上,说:“士林,我的好儿子,没娘的这些年苦了你,娘现在也无法弥补,你要吃就吃吧。”

    说罢,竟有清泪涌出。

    白素贞的情绪也感染了许士林,他想起那么多年的委屈,也似个孩子一样抽泣起来,把对娘亲的思念化作深情的亲吻,于是许士林的嘴唇在白素贞的**上忘情肆意,那白皙娇嫩的乳肉,在许士林的舔舐含尝下,渐渐泛出红晕.许士林的下巴碰触到了她的rǔ头,不知何时已挺立起来,许士林张嘴含住用力吸吮,好像要从里面吸出乳汁一样,虽不能从一个中年熟女的**里吸出乳汁,但是那感觉一样非常甘甜,许士林用手抓住她另一个**,捏住rǔ头轻轻揉动,它也早已傲然挺立,嫩红饱满,刺激着林俊逸的手,美熟女的身体也如此敏感。

    许士林一边紧紧压住娘亲白素贞丰满性感、微微颤抖的娇躯,双手一边用力揉捏着娘亲白素贞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白嫩的**,还不时用语言挑逗娘亲白素贞:“好美的一对**啊,让爸爸一个人享用真是太可惜了,以后它归士林了。”

    白素贞紧咬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

    娘亲白素贞圣洁的**在许士林的玩弄下rǔ头已经慢慢地坚硬勃起,娘亲白素贞心里根深蒂固的伦理道德使她对自己身体不由自主的对自己的儿子的挑逗起反应感到羞耻,娘亲白素贞闭上令人痴迷的美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林俊逸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许士林把脸埋在娘亲白素贞深深的乳沟里,然后一口含住娘亲白素贞泛着可爱的粉红色rǔ头吮吸着她的**,娘亲白素贞那成熟女人所特有的丰润**,深深刺激着欲火焚身的许士林。

    许士林越来越粗暴地抚摩咬吸着娘亲白素贞的丰乳,使娘亲白素贞感觉到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娘亲白素贞不由自主的露出享受的表情,嘴里还轻哼了起来,看到娘亲白素贞那醉人的神情,欲火中烧的许士林更加努力的舔吻吮吸娘亲白素贞娇嫩的**。

    白素贞(赵雅芝)的白衣已经被许士林(林俊逸)撑的颈口全开,露出了光洁的脖子和肩头,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林俊逸抬头看她,她看林俊逸的目光有些失神,不知是尽力为演出效果,还是她的真实表现,不管怎样,这样的无助眼神都会让男人不能自已,先前还充满童稚的许士林也被唤醒了身体里的雄性和原始,起身将他娘亲的白衣一脱到底,白素贞同样洁白的身体便袒露出来,为了剧情需要,赵雅芝是真空上阵的,里面什么也没穿。

    白素贞仿佛忽然清醒一般,抓起已滑落至腰际的衣服,遮挡自己暴露的上体,林俊逸环抱住她的腰,含着她**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如泣如诉,她推了几下许士林肩膀,许士林依然抱的紧紧的,她只好作罢,抱着许士林(林俊逸)的头说:“士林,娘知道对不住你,娘知道你有太多委屈,你哭出来吧,发泄出来吧。”

    闻听此言,许士林的满腔委屈喷薄而出,边哭边张大嘴极力把白素贞的**含到口中,白素贞抱着许士林的头,母子俩久别二十年后的相逢泪水倾泻而下,只是此时许士林的口中还含着他娘亲的**。

    林俊逸把嘴离开rǔ头一段距离,以便摄像师能够拍摄到林俊逸的舌头和她**接触的画面,林俊逸用舌尖在她rǔ头周围游弋,渐渐的向中心靠拢,用舌尖轻挑一下赵雅芝的rǔ头,她的身体忽然微微一振,毕竟白素贞已经塔中苦坐二十年,没有品尝过男欢女爱了,久旱的身体对一点雨露的滋润非常敏感,林俊逸舌头拨弄她rǔ头的速度越来越快,用舌尖抵住她的rǔ头用力一按,rǔ头立刻深陷到乳肉之中,赵雅芝嘤了一声,搂抱林俊逸头的双手轻轻推了林俊逸一下,然后又紧紧抱住,扭过头去:“士林……”

    这一举动本是剧本安排,可是林俊逸觉得这也是赵雅芝抗拒心理的真实反映。

    许士林抬起头看着白素贞,用一种单纯无辜的口吻对她说:“怎么了娘,你为什么转过头去不看我?”

    白素贞缓缓转过来,看见自己的**被儿子含在口中,她脸上泛出羞涩的红晕,但是嘴上还是说:“没事的,士林……你吃够了吗?”

    闻听此言许士林撒娇的说:“二十年的奶水怎么能这么快就吃完呢。”

    说罢又含住了白素贞的**大口品尝,仿佛渴望把**吞咽下去一样。林俊逸入戏太深,把自己都当作了许士林,面对一个仙风道骨的美丽熟女娘亲,不由自主想起来自己那没有见过面的雍容高贵丰腴圆润的妈妈沈雪,实在按捺不住激情,手里把玩**,口中含着**,喃喃的说着二十年的思念,双手捧着她的**,把头深埋到她的乳沟之中。

    白素贞美目微闭,因呼吸急促而鼻翼翕动,似乎无意识的含着她儿子的名字,士林……士林……双手胡乱的抚摸着许士林的后背。

    林俊逸扭头瞬间发现在现场的导演,摄影,林志玲以及她的一个心腹,她们都看得面红耳赤娇喘吁吁,也许都被赵雅芝敬业的精神和精湛的演技折服,也许是这伦理不容的一幕太过刺激,而她们却必须忍住,不能上来与赵雅芝这人间尤物分享林俊逸的疼爱.此时,这世上只有林俊逸在品尝这极品美熟女,想到此,林俊逸的心里全然没有了负罪感,只有一种众人皆无独我有的快感,林俊逸此时此刻只要好好的享用这熟女美味就好。

    白素贞无力地抗拒,嘴里轻声说:“士林,想想你爹爹,想想祠堂里的祖宗,这一次,我们母子做得过了头啦!”

    “娘,我不会后悔。明天,我和您一起上祠堂去烧香祭祖。”

    林俊逸吻住白素贞的唇,就这样阻止了她的抗拒。忽然间,白素贞那高耸的****地贴在了他胸前,新鲜刺激,他轻哼一声,本能地伸手揉搓,让白素贞在身下发出一连串娇吟声。

    白素贞的**,给他一种儿时温暖的感觉,许士林不禁低下头去吮吻她粉红色的rǔ头,才一会儿,娇嫩乳蒂便从乳晕中俏立起来。

    “娘,我爱您,我知道我不能和您、和您**……可是我不在乎。娘,我想和您**!我想和我的娘**!”

    许士林向白素贞这么表白,林俊逸也在心底向自己的君如妈妈表白。

    低着头,林俊逸从白素贞的**一路吻到她的小腹。舔弄着白素贞小巧的肚脐,他想像着多年之前,许士林孕育在其中的奇妙感受。

    在连番亲密接触下,白素贞似乎感到欢喜,不自觉地把雪白**向宝贝儿子挺来。许士林舔去白素贞肌肤上渗出的汗珠,品尝那略为发咸的味道,让白素贞在身下发出一种近似哭音的欢喜呻吟。跟着,儿子开始上下抚摸那双修长美腿。

    白素贞的大腿,像是丝缎一样的光滑,而且非常柔腻,触感很好。顺着美腿的曲线,林俊逸逐渐上移到根处,在那儿,他摸到了白素贞的内裤,与胸罩是一套,同样都是棉质的。

    林俊逸专注地热吻、啜吸着赵雅芝的香唇,舌头撬开她的唇瓣,让她在连串热吻中忘情低吟,整个身体放松开来,在不知不觉中,更微分开腿,将最隐密的私处向他开放。

    真是让他没法相信。他的白素贞,生许士林养许士林的白素贞,此刻像朵盛开的百合花,等待宝贝儿子许士林的摘采。隔着粗糙的棉布,他摸索到白素贞yīn户的裂缝口,轻轻的揉弄,不多时,白色亵裤就被源源渗出的蜜液染透。

    许士林立起身,迅速脱去了身上衣服,然后从白素贞身上一直滑到她胯间,埋首其内。现在,让许士林盼望许久的yīn户,散着醉人的熟艳香气,和儿子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棉布。

    “娘,让儿子来孝敬、孝敬您吧!”

    许士林深吸一口气,隔着粗糙棉布开始用舌头舔弄白素贞的yīn户,舌尖把内裤布料顶入蜜唇夹缝,欣赏yīn户的美艳轮廓,又隔着布料,吸吮她不住渗出的蜜液。

    在这阵刺激下,白素贞无力地扭动娇躯。接着,许士林勾着她内裤的两边,往下拉扯,这动作着实让她身体一震。

    “士林,回头吧!你还有大好的前途,犯不着……犯不着为了娘这样的女人……”

    “娘,我说过了,我爱您。我知道,这世界不允许母子间作出这样的事,可是,如果您真心爱一个人,那么,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

    白素贞说:“可是,如果我们被人发现的话……”

    “只要我们保守秘密,没人会知道的。娘,我们会很小心,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许士林这么安慰着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吻着她散发清香的黑发、水灿眼眸,最后又再次吻到她的唇。这一次,白素贞在儿子的怀中软了下来,然后开始张唇回吻,母子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