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该如何善后张敏骗取芳心?林俊逸略为思索,随即装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口中喃喃叫道:“天啊!我究竟做了什么事?我毁了一个女人”

    突然间他双掌齐挥,括了自己几个耳括子。

    一会后,他见张敏毫无反应,便弯下腰来,捡起身旁撕裂的衣衫,试图帮张敏擦拭的秽物。张敏缓缓睁开双眸,见到林俊逸赤身**的丑样,想起自己的贞就这样被他攫取了,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着翻身而起,扬掌就朝林俊逸的脸颊掴去——“啪!啪!”

    两声脆响,林俊逸的脸上现出一对掌印,口角沁出两缕鲜血。

    林俊逸怔了一怔之后,惨然一笑道:“打得好,敏姐,你该再打得重些,我真该打玷污了你,我是禽兽不如”

    他知道,要彻底征服她,依然需要下一番功夫。

    在打了林俊逸两记耳光之后,张敏想到这个英俊少年花花公子尽管给了自己极大的愉悦,但自己的清白就这样被他无情毁去,一切都难以挽回,忍不住香肩耸动,嘤嘤啜泣起来,那伤痛之声如巫峡猿啼,嫠妇夜泣,令人闻之鼻酸。

    林俊逸趁机坐到张敏身边,探手试图爱抚安慰她以赢得芳心,却被张敏伸手推开。半晌之后,张敏不再抽泣,但粉脸泪痕斑剥,如带雨梨花,真是我见犹怜。她长叹了一口气,对林俊逸幽幽说道:“这是命运的作弄,是我自己命苦,我并不怪你!”

    林俊逸见她口气稍缓,似有转圜余地,黯然道:“好姐姐,你该恨我才对,毁了你的一生,此刻我愿接受你加诸于我的任何惩罚,甚至于死,决无怨言!”

    “算了,这是我自己想红杏出墙,不怪你,这件事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即使敏姐能原谅我,我的良心也不会原谅自己!敏姐,你是一个好女人,我一定要对敏姐你负责!”

    林俊逸一脸凛然,以示悔意。占有了这美艳的御姐美女,他的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张敏靠近林俊逸,却发现他的呼吸由平稳转向急促,更为骇人的是林俊逸的巨蟒竟再次缓缓的竖立起来。只见那根粗大的巨蟒足有一尺来长,粗若儿臂,尤其是顶端那红亮叠头更是大得吓人。

    眼看林俊逸再次,张敏顿时浑身发软,再也使不上力。原来她蹲在林俊逸的头前,双手被林俊逸扣住后,身子更是向前倾,顿时那美丽而又神秘的沟壑幽谷便完全暴露在林俊逸眼前。林俊逸眼见如此美景,那还忍得住,伸出舌头便向张敏的舔去。

    “呜!”

    张敏发出一声尖叫,她变成伏在林俊逸身上,双手牢牢的被林俊逸的右手扣住动弹不得。随着林俊逸舌头的舔吻,渐渐的,张敏感觉到一种最原始的从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中迸发出来。她那洁白如玉的身体浮现出一片艳红,只见她媚眼如丝,秀美的脸庞上一片醉人的陀红,诱人的嘴唇半张着,急急的娇喘着。

    林俊逸的大手再度摸上张敏那雪白浑圆的翘臀,大舌头如同采花的蜜蜂般吮吸着张敏圣洁的沟壑幽谷。他的舌尖轻轻挑动着张敏敏感的花蕊,不时还光临一下张敏那美丽的菊。

    “不可以,林总,我们不可以一错再错了”

    此时张敏还残存着几分理智,她勉力抗拒着林俊逸的大手所带来的快感,不停的挣扎着。林俊逸一个翻身,将张敏压在身下他的左手将张敏的双手牢牢的扣在她的头部上方,右手扳开张敏并拢的双脚,粗大的对准张敏娇嫩的沟壑幽谷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

    张敏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林俊逸一口咬住张敏那丰满坚挺的,吮吸着顶端那颗嫣红敏感的,那粗的吓人的大更是不停的在张敏体内着。

    张敏在林俊逸大的一刹,由于刚才红杏出墙,毕竟食髓知味,终于耐不住欲火的煎熬,春心萌发,再度沉沦于欲海中。

    虽觉桃花源内尚未湿透,但方才的余沥犹在,一个巨大无比、铁棒也似的熟悉东西在股间娇嫩的中一出一入,进入时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整个甬道都要被迸裂了,拔出时似乎身体里的一切都随着被带了出去。

    张敏只觉虽有润滑,不致如刀刮刃割般痛苦,但亦觉擦伤般的火热略痛。她柳眉微蹙,纤腰轻摆,刚才羞耻的感觉在她脑海中一掠而过,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林俊逸每一次进入都带来无边的快感,退出时那种空虚和饥渴的感觉更加强烈。

    张敏身子不停的蠕动,脸上红滟滟的,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是难过,光滑的圆臀由于兴奋泛出一颗颗细小的颤栗,胸前淑峰因起伏上下而幻出皎白乳波,带着油光,闪闪动人。沟壑幽谷饥渴的吞吐着粗大似铁的,带出一波又一波的花蜜浪水,既热且烫。

    两片艳唇仿佛有生命也似地呼吸开合,撞入,花蜜便涨满溢出,顺着自两端流下,连股沟都沾满了闪闪发光的,湿了张敏整个,沟壑幽谷附近的光洁玉肌也变得红亮鲜然,光泽隐隐,十分可爱。

    林俊逸干的兴起,把张敏羊脂白玉般的一双大腿扳上自己肩头,用力前推,直将张敏娇弱的身子对折过来,膝头顶的高耸的变了形。他十指紧抓住张敏白瓷般光滑细腻的腰背肌肤,铁棒居高临下,着着落力,将她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花径插个对穿。那甬道内壁大得意趣,时壁上无数团软肉蠕动着紧紧贴住前进的铁棒,拔出时又像无数条小舌依依不舍似的刮蹭着蟒身。

    在林俊逸的奸蹂躏中,张敏情难自禁地热情蠕动、娇喘回应着,一双雪白娇滑、秀美修长的**时而轻举、时而平放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清丽端庄的美妇张敏那双优美修长的雪滑**竟盘在了他腰后,并随着他的每一下、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紧夹、轻抬。

    林俊逸的狂野地分开张敏柔柔紧闭的娇嫩无比的花瓣,硕大浑圆的滚烫蟒头粗暴地挤进张敏娇小紧窄的甬道口,粗如儿臂的巨硕分开甬道膣壁内的粘膜,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甬道内。粗硕滚烫的浑圆蟒头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口,蟒头顶端的刚好抵触在圣洁美丽的美妇张敏最深处的“花芯”上。

    “啊怎么又这样啊?”

    一声羞答答的娇啼,张敏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