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当温斯莱特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位置高了许多时,林俊逸把手放在她的两只手上,帮她牢牢抓紧了栏杆。林俊逸伏在温斯莱特的耳边问道:“宝贝,相信我吗?”

    温斯莱特笑着回答:“我相信你!”

    然后,林俊逸站在温斯莱特的背后,紧紧贴着她的**的**,将温斯莱特的双手从栏杆上拿开,与自己的两臂同时展开,伸直,对温斯莱特说:“好了,宝贝,睁开眼睛吧!”

    天啊!温斯莱特惊叫着睁大了眼睛。这是何等壮丽的景观啊!无数的房子和五颜六色的灯光就在自己脚下,她感觉自己离天是这么近,几乎可以用手触摸到天上的星星,除了林俊逸,温斯莱特身边再没有任何生灵,所有的物质都已消失,房间的所有设置都退到了身后,似乎自己是悬在空中,或是从天而降,或干脆就置身夜幕之下。

    那感觉,像是海鸥贴海面的低空飞行,随时可以与海水媳戏,又像是在空中自由飞翔的蝴蝶一般惬意。与林俊逸紧紧贴在一起的两臂,就是一对双人翅膀,它可以腾空,可以飞翔,可以到任何向往的地方

    “宝贝,我唱首歌你听!

    夜夜在我梦中,见到你、感觉你,我的心仍为你悸动。

    穿越层层时空,随着风,入我梦,你的心从未曾不同。

    你我尽在不言中,你的爱伴我航行始终。

    飞翔,如风般自由,你让我无忧无惧,永远的活在爱中。只是一见钟情,两颗心,已相通,刹那化成永恒,情浓。

    怨命运总捉弄,缱绻时,太匆匆,留我一世一生的痛。

    你我尽在不言中,你的爱伴我航行始终飞翔,如风般自由,你让我无忧无惧,永远的活在爱中。记得所有的感动,星光下我们紧紧相拥。

    无论是否能重逢,我的心永远守候,只盼来生与共”

    (《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永恒”温斯莱特的心就像新生婴儿的心一样烂漫天真,那柔情蜜意的歌声,那漫天的星光,那只五彩缤纷的灯火,让她兴奋,令她超脱,她忘情地朝空中喊道,大喊着:“我爱你林爱我使劲爱我用力爱我”

    “求之不得!”林俊逸像电影《泰坦尼克号》中一样从背后紧紧的搂着温斯莱特的****,然后将自己的挺立起来,找准温斯莱特的,从背后狠狠的,一边和她一起望着夜幕下的景色,一边坐着往复式运动。

    凯特·温斯莱特的紧紧地压着林俊逸的肚皮,以便林俊逸的,能够更深入的插进自己口。

    在林俊逸的强有力的之下,温斯莱特感觉到了无边的快感,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真的似乎就是在夜空下飞舞的精灵一般,飘啊,飘啊,不断的向上飘,没有目的但是她知道自己离天堂很近,很近

    “啊亲爱的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好幸福啊爱我用力爱我”

    随着的仿佛压塑车床一般一上一下的不停猛捣,温斯莱特那粉嫩湿滑小肉孔就如同两张小嘴,无助的一张一缩,而靡的泡沫也一股股从温斯莱特那仅一膜相隔的中被猛挤而出,流满了她那被压榨得如一条粉色肉膜般的。

    温斯莱特那湿滑内汁混着空气被两根狠狠捣出的「噗哧!噗哧!噗哧!」

    声,混着男人的身体一次次狠狠的撞击上温斯莱特雪白的和光洁的耻部,发出那肉碰肉的「噼啪!噼啪!噼啪!」

    声不停传来,在宁静的夜空下,更是秽异常,清晰响亮得让人面红耳赤。

    「嗯嗯!怎么样嗯!你这个荡的嗯!是不是很喜欢男人的嗯此刻香港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嗯!哈你这副光着吞着的样嗯嗯!真是太刺激了,太刺激了,我死你,啊,啊哈!」

    林俊逸兴奋而下流的吼着,双手紧紧嵌着温斯莱特雪白纤细的柳腰,就仿佛是打洞的啄木鸟一般,飞速的一次次在温斯莱特白皙浑圆的丰臀间捅入拔出。

    「嗯!好紧嗯!你的小逼太棒了嗯比的都紧嗯!把我的都夹的发疼嗯啊!你里面的水还那么多嗯!你可真是又美又荡的呢嗯嗯!爽死了嗯嗯!嗯嗯!嗯!」

    林俊逸吼着,肚皮紧紧压着温斯莱特紧致平滑的玉背,两只手紧紧的揉捏着她丰满的**,时不时的用牙齿轻咬她的香肩一下,同时死命的把他的往温斯莱特那紧窄粉嫩,湿热滑腻的深处狠狠顶着。

    温斯莱特想要迎合,可是她**雪白的玉体被男人狠狠嵌着,**被紧紧箍着,双手又不得不支撑着身体,这样根本没有一丝动弹的余地,只能任由根全没入她雪白晶莹的玉体,在她娇嫩万分的内肆无忌惮的蹂躏,任由两只大手在她白皙滑腻的娇肤上恣意游走,玩弄她每一寸肌肤,揉搓她丰胰白嫩的,拧打她翘挺浑圆的,把她得如暴风雨中的荷花一般,完美无瑕的玉体不住的在夜色下摇摆。

    温斯莱特就这样丰臀坐在林俊逸腿上,不停的被男人火热硬挺的一同足足奸了十几分钟。她瀑布一般的秀发不停在夜风中轻舞,几缕青丝黏在她一片狼藉的口唇边,她一双本是明亮的剪水双瞳已经被干得满是失神的朦胧。

    温斯莱特全身的白皙肌肤都泛起了一股酡红,上面更是留下了男人无数手印,以及混着各种的狼藉水迹;她胸前那一对丰胰光润的雪白**正被男人的手掌同时撕拧揉捏,两颗粉红翘挺的也是不停的被男人的手指弹挤把玩;她一双雪白修长,模特般完美**已经被娇躯内的刺激冲击得再也抑制不住春潮,「V」字形的悬在半空,妩媚的开合夹缠着腿间林俊逸的腰,纤细颀长的小腿和白嫩娇小的玉足一次次紧绷,用她雪白大腿和丰满的粉臀上的肌肉死死夹唆着男人的,让男人的更深更狠的她火热湿,春情泛滥的。

    林俊逸的坚硬和持久是猛地刺激着她本就兴奋绷紧的神经,她雪白晶莹的玉体顿时一阵不住的痉挛,鼻翼中发出一阵断续而急促的喘息,她美腿猛踢,玉足紧绷,在男人的夹击上攀上了,口中同时爆发出一串含混不清,而又高亢放浪的尖叫,「啊啊啊!天呀!唔唔啊!啊啊啊!我要飞了亲爱的我真的要飞了」

    最后,林俊逸狠狠用双手嵌着温斯莱特白皙的柳腰,用力向前压着,把他那根玉米般粗长的全没入了温斯莱特那粉嫩扩张的,把他的耻骨死死顶住温斯莱特雪白丰胰的,全身颤抖,在温斯莱特的深处喷薄而出,同时放肆的吼着,「嗯嗯!小妇嗯嗯!你的夹的好紧呀!嗯嗯!被我上了吧嗯嗯!你是我的女人没有人再能碰你嗯嗯!包括你太远你丈夫嗯嗯!以后连他也不准碰你嗯嗯啊啊啊!」

    凯特·温斯莱特好像真的不舍得林俊逸的从自己的身体中出来,明显的可以看出凯特·温斯莱特在使力,紧缩的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林俊逸彷佛能看到凯特·温斯莱特的口由于紧箍林俊逸巨大的而泛出的白印

    由于凯特·温斯莱特正试图将林俊逸的抽到顶端,这样林俊逸的就从凯特·温斯莱特的带出了粘粘的,正从凯特·温斯莱特迷人的流出,顺着林俊逸黝黑的缓缓地流淌出来。两个人的由于激烈的”战斗”早已都水淋淋的。

    更要命的是,林俊逸竟然看到从凯特·温斯莱特**的上有一缕液正缓缓地滴下,滴在下面的马路上,让人不禁想到在之前两人的酣战是多么的激烈,

    随着凯特·温斯莱特慢慢地后仰,林俊逸的又慢慢地消失在凯特·温斯莱特的中,林俊逸又清晰地看到小股的液随着的深入而喷

    “噢”

    凯特·温斯莱特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按在阳台的栏杆上,慢慢的翘起白白的,同时林俊逸也配合着凯特·温斯莱特的动作,把自己的用力顶进里面。

    、林俊逸站在凯特·温斯莱特的身后,双手扶着凯特·温斯莱特嫩白的,大手从下方托起凯特·温斯莱特的粉臀,上下地掂了几下,凯特·温斯莱特迷人的随着上下震动,泛起层层臀浪。林俊逸黑亮的只有停留在凯特·温斯莱特的口,轻轻地抽动着,可是就是不深入。

    凯特·温斯莱特被林俊逸挑逗得又从中流出”口水”来,顺着慢慢地滴到下面的马路上

    “动呀!”

    凯特·温斯莱特嗔怪起来。双手后伸试图拉近林俊逸,还不时的晃动着,追逐着林俊逸闪躲的,想要解决自己体内越来越强烈的麻痒

    “快快呀!别折磨我了求你你了”

    凯特·温斯莱特几乎哭求着。林俊逸看到凯特·温斯莱特欲求不满的神态,坏坏地笑了笑,随后俯体,一双大手紧紧地握住凯特·温斯莱特傲人的**。

    “我来了!”

    说完,林俊逸大力,粗大的带着一股风一下子冲进凯特·温斯莱特的体内。“啊来了”

    凯特·温斯莱特终于盼到了渴望已久的粗大的,林俊逸的一下子冲进了凯特·温斯莱特的,像鸡蛋般的正顶在口,凯特·温斯莱特满足的长出了口气。

    林俊逸在凯特·温斯莱特的后面,像上满发条的轴承,从慢到快做着活塞运动,粗大的在凯特·温斯莱特的洞口滑进滑出,带出来大量的,沾连到两人的身体,竟然多得将林俊逸大腿内侧都打湿,顺着林俊逸的大腿缓缓流下来,泛起靡的光泽。黑大的还不时地拍打着凯特·温斯莱特的,溅起液的浪花

    凯特·温斯莱特更加疯狂了,呻吟的声音恐怕都能传到大街上“啊”

    “快快我我要!要死我了好好快啊”

    “叫你叫呀,求我死你!”

    林俊逸在身后大声地叫着。“好老公亲老公!我要死了!你好棒死我我吧!”

    小放荡地叫着。

    “比你老公怎么样?嗯?”

    林俊逸更加无耻的问道。“”

    女人没有回答。“我说比你老公怎么样?比他长吗?比他粗吗?比他做得好吗?”

    林俊逸对凯特·温斯莱特刚才没有回答他的表现很不满意,于是更加疯狂的着。

    腰上更加使力,好像失控般的快速钻进钻出,带动出凯特·温斯莱特的都变成了白色的沫沫。“啊求你了别让我太难堪”

    凯特·温斯莱特恳求着。

    “哼”

    林俊逸加大蹂躏的力气,同时更加疯狂地着凯特·温斯莱特。“说!”

    “啊”

    凯特·温斯莱特被更大的刺激带动起自己无边的欲。

    “你你最棒你的比他长长,比他粗,你的功夫功夫啊最最棒!”

    终于凯特·温斯莱特再一次地投降了。

    “哈哈哈”

    林俊逸满意地狂笑着,同时一只手离开凯特·温斯莱特的,伸到下面,在杂草萋萋的探索着凯特·温斯莱特的。

    “啊”

    当林俊逸的手终于按到了凯特·温斯莱特的,并且揉动起来,凯特·温斯莱特的叫声更加疯狂起来。“摸摸到了啊死了啊别”

    凯特·温斯莱特用手向后推着林俊逸。

    “”

    林俊逸躲闪着,同时加大了挺进的速度和频率,一只手拚命的揉搓着凯特·温斯莱特的,揪动着充血的,一只手更加要命的搔拨着凯特·温斯莱特的。

    你想,女人的三大要害同时被玩弄,是个女人怎么受得了?“啊快玩死我了对我的小豆豆对一起玩啊天呀快”

    凯特·温斯莱特已经迷乱了,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了,现在的凯特·温斯莱特只是一只追求快感的兽。

    “还还阻止我我动吗”

    林俊逸在凯特·温斯莱特身后继续挑动着我的娇妻,还因为刚才凯特·温斯莱特阻止他的刺激而耿耿于怀,他现在只想剥夺凯特·温斯莱特的尊严,让凯特·温斯莱特成为他的奴。

    “不不快占有我我”

    凯特·温斯莱特无耻地回应着。“啊快我要到了啊!”